在8月1日晚上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男子100米決賽中,蘇炳添以9秒98,獲得第六名的成績。這個瞬間,永遠值得所有國人銘記!

準決賽中,他以9秒83打破亞洲紀錄,成功晉級決賽,成為電子計時時代首位闖入奧運百米決賽的亞洲選手!

決賽場上,站在起跑線上的蘇炳添,已經創造了黃皮膚的歷史,創造了中國人的傳奇!

蘇炳添在廣東中山出生及成長,大學就讀于暨南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係,現在是暨大體育學院副教授。

從去年11月15日起,蘇炳添、謝震業等20多名國家田徑短、跨項目運動員,就來到深圳大運中心備戰東京奧運會,直至今年7月5日離深返京。在訓練期間,蘇炳添還在寫自己的博士論文,並與來自深圳龍崗區的青少年運動員們交流互動。

“前期我們一直在廣東訓練,場地、天氣和這裡非常像。”7月31日,東京奧運會男子100米預賽,在被記者問及“東京賽場濕度達85%對比賽狀態是否有影響”時,蘇炳添在賽後採訪中這樣回答。

在蘇炳添的個人微網志中,他幾次曬出在龍崗訓練的“日常”,外形猶如水晶石的大運中心體育場在背景中清晰可見。

據龍崗區青少年業餘體校副校長胡曉麗介紹,今年備戰東京奧運會,已是蘇炳添第3次來到深圳龍崗進行賽前集訓。此前兩次分別為備戰2018年備戰雅加達亞運會,2018年瑞士盧塞恩田徑賽,每次平均訓練40余天。

胡曉麗介紹,此次國家田徑隊短跑組運動員,以及營養師、體能師、康復師等保障團隊在內的44人,在龍崗的訓練和生活由深圳市體工大隊、深圳市體校、龍崗區文化廣電旅遊體育局全程提供支援和保障,執行嚴格的防疫措施,保證運動員安心訓練。

他們生活訓練的大運體育館,周邊有大運山、公園綠道、神仙嶺水庫等,環境清幽,人流較少,深受教練員和隊員們的喜歡。隊員們住的酒店還配備桌球臺和乒乓球臺,供訓練之餘休閒娛樂。“我們還負責對接了他們去龍崗紅立方科技館參觀,去大鵬的海邊做黨建活動。”胡曉麗説。

“飲食保障是後勤保障中最複雜的工程。”據胡曉麗介紹,運動員所食用的肉製品均需通過興奮劑檢測、從北京空運而來。來自天南地北的國家隊運動員,往往有著不同的飲食習慣,北方的麵食、南方的湯粉、紅薯等粗糧都得配齊,湖北和上海的訓練基地也分別調來廚師,深圳市體工大隊也派來了一位面點師傅,為運動員們提供營養膳食保障。

事實上,蘇炳添與龍崗大運的緣分在十年前已開始。10年前,22歲的蘇炳添以暨南大學國際經濟專業學生的身份參加大運會。

2011年,第26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上,蘇炳添在大運中心體育場以10秒27秒摘得男子百米決賽銅牌,為中國代表團在該屆大運會田徑項目上贏得第一枚獎牌。

10年間,大運體育場的百米跑道見證蘇炳添無數次起跑、加速、衝刺,成為他多次出征國際賽事前的集訓地。

2018年4月,蘇炳添以及國家跳遠隊等一行20人在龍崗大運中心集結,備戰在印尼首都雅加達舉行的亞運會。

結束龍崗集訓後,6月23日,蘇炳添在國際田聯馬德里挑戰賽以9秒91的成績追平男子100米亞洲紀錄,並打破黃種人百米紀錄。7月1日,他又在國際田聯鑽石聯賽巴黎站中再度跑出9秒91的成績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亞洲第一飛人”。7月27日至8月18日,國家田徑隊再次集結龍崗,進行亞運會最關鍵的賽前備戰訓練。

10年後,32歲的蘇炳添已是亞洲紀錄保持者,是征戰國際賽場的中國短跑領軍人物。他的名字,代表著亞洲速度。

2021年1月11日,中國國家田徑隊深圳龍崗訓練基地在龍崗大運中心簽約揭牌。中國田徑協會、深圳市文化廣電旅遊體育局、龍崗區文化廣電旅遊體育局三方簽署了合作共建協議。蘇炳添、謝震業等多名運動員,共同見證龍崗與國家田徑隊的進一步“結緣”。

這是落戶深圳的首個奧運基礎大項的國家隊訓練基地。這也是繼中國女子冰球隊訓練基地、中國西洋棋國家隊訓練基地、中國田徑隊備戰東京奧運會賽前訓練基地、國家田徑奧林匹克高水準後備人才基地(競走)、中國田徑隊跳遠與三級跳遠訓練基地後,又一國家隊訓練基地落戶龍崗,未來有望開啟深圳田徑發展的新篇章。

儘管蘇炳添的東京奧運會單項征程已經結束,但他還將帶領“接力天團”衝擊男子4×100米的獎牌。

5年前的裏約奧運會上,蘇炳添和湯星強、謝震業、張培萌就在該項目預賽中跑出37秒82的成績,打破亞洲紀錄晉級決賽。最終,四人以37秒90的成績位列第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