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2日,东京奥运会迎来了摔跤项目第二个比赛日的较量,在晚场进行的古典跤男子60公斤级铜牌争夺战中,29岁的中国选手瓦里汗赛里克顽强拼搏、敢打敢拼,凭借后得分的优势战胜乌克兰好手特米洛夫,为中国摔跤队赢得本届奥运会首枚奖牌,这也是继2008年北京奥运会常永祥在古典跤男子74公斤级摘银之后,中国男跤手时隔13年之后再次登上奥运领奖台。

结束比赛之后,耗尽力气的瓦里汗甚至无法在混合采访区说出一句话,只是勉强走回休息室休息。

瓦里汗是哈萨克族的小伙子,1992年出生于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的一个牧场。在他出生的那天,爸爸组织了亲朋好友用摔跤活动庆祝儿子的降生。谁能想到,29年后,小伙子登上了奥运舞台,还填补了中国男子摔跤13年的空白。

复盘本场比赛,中国摔跤队教练王彦会连用几个“非常好”。“我觉得瓦里汗今天的表现非常顽强,非常好,关键时刻没松,把握住了几个机会,最终赢得这场关键比赛。其实对手实力不弱,能赢很不容易,非常好。

实际上,“顽强”一直是瓦里汗训练、比赛中的标签。瓦里汗在新疆队的教练阿里木克里木曾对记者说:“他速度很快,动作非常灵活,在摔跤的时候会一直坚持到最后一秒钟。”

不只是铜牌争夺战坚持到了最后一秒钟,四分之一决赛面对世界冠军、东道主选手文田健一郎,瓦里汗也在6分钟内和对手战成1比1平,比赛最后时刻甚至有滚桥翻盘的机会,遗憾的是没有抓住,最终因为对方后得分败北。

虽然输掉比赛,但瓦里汗没有输掉争金的决心,诚如他在奥运会前一直说的那样,“我本届奥运会的目标就是为中国队争得一枚奖牌。”瓦里汗做到了。

赛后,王彦会对记者说,很多人说瓦里汗夺牌是个意外,但实际上,这得益于我们这个周期的周密部署和高质量工作。“首先就是这几年的备战工作,摔跤队贯彻了国家体育总局强化体能的要求,运动员在实战中的体能得到了很大加强和充分保障。其次是抓住了古典式摔跤的跪撑这个技术核心,瓦里汗本次奥运会一共打了4场比赛,赢了3场,输了1场,对日本失利也是因为对手后得分,我们跪撑没输1分,这就说明我们的努力方向是对的。第三就是我们在前期的各项准备工作比较细致,包括各种情况的预案等,这些都为我们夺得奖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”

在随后进行的女子76公斤级铜牌争夺战中,32岁的中国老将周倩2比0力克东道主选手均川广惠,为中国摔跤队再添一枚铜牌。(林剑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